Logo
女频 男频 成为作者 作者福利 APP下载

首页 > 你剑锋所指则为我心之所往

你剑锋所指则为我心之所往

最新更新: 48 易容 2024-05-11 16:11
  • 作者: 鹤月HY
  • 分类: 百合
    字数: 10.9w
    连载中
  • 标签: 小白 古典仙侠 穿越 颜控 奇幻
文案一:
元玖穿越进异世界,却也因此拥有名为小四的系统。
以为是一场按部就班的走剧情,空气中挥过愤怒的一拳,根本没有剧本怎么走。
卑微小四在看不到的地方为自己维权呐喊,系统怎么了,系统也是有统权的!
“你什么也不知道,还好意思说是系统!”元玖看着飘在空气中小四讥讽,开局不理啊!!!
在异世界碰壁一个月才适应新身体,终于还是遇到重要剧情了。
元玖抱住盈盈可握的腰身,磬人心脾的薄荷清香好似一整块薄荷糖塞进嘴里。还有那耀眼迷人的金发,这个女主太难得了。
不行,要保持高冷人设,不能就这么被拿下!怎么说,上辈子可是国际雇佣兵团公认的排名第九名。
文案二:
21世纪穿越过来的国际雇佣兵元玖被朋友背叛来到这个时代,却被系统绑定要求做任务。她很快接受回不去的事实,在这个旧时代开启属于她的人生。她只为保护她的主角成为世界支柱。元玖被公主当成棋子随便使唤,可公主没想到这没旗子最终走进她的心中,不再可以割舍。
北国七公主叶晚宁从小聪慧貌美,却遭遇亲身母亲不爱护,弟弟视她为巩固朝野的筹码的困境。她藏起聪慧,掩埋锋芒,在风云变幻的北国建立起自己的势力,在万般打压下依然自立自强,不愿意成为只属于强者的附属品,终历尽艰难摆脱命运。

不可能的世界App

热门书籍推荐

长公主请怜惜
姜若凌死了 ,自刎于囚牢里。 她静静地躺在血泊里,钗环尽散,衣裙染血。 姜国的长公主死得悄无声息,像花一般枯萎殆尽时,她满心爱慕的驸马与昔日故友正把她的皇妹如珠如宝呵护在手心,墙倒众人推,谁也不在意她死活。 重活一世,盛气凌人的美艳公主,不再痴恋弃她如敝履的驸马,不再殚精竭虑为皇弟保驾护航。 而是离经叛道,将那冷峻的影卫推倒在床榻之上。 朱罗红帐,拔步床摇晃,激烈情事后,姜若凌第一时间便将对方踹下了床。 看着影卫不复平日冷漠,娇羞着面庞,小心翼翼捧起她的玉足,红着眼说,“公主,奴,求公主怜惜。” 美艳的公主骄矜地扬起下巴,来不及施恩开口,驯养的疯狗狗胆包天,在无数个寂寥无人的夜里,强势地贴上来又弄了她很久…… 直到驸马亲眼撞破身份卑贱的影卫在床榻上,侍弄他的妻,他嫉妒红了眼,“长公主这些年的情义,难道都是做戏?” 影卫却当着驸马的面,将长公主拥入怀中,目光挑衅。 姜若凌只冷冷道一句,“驸马,自请和离吧。”
殃及池鱼
【一心考清华的年级第一×误以为年级第一想追自己的痞帅少年】 从豪门出逃的叛逆大小姐许昭为了脱离家族,回到十八线小城读书,一心考清华。 小城市一切都好,节奏慢,环境清新,人心朴实,让患有人际交往厌恶症的许昭很满意。 可从九中转学过来的痞帅少年池裕,让她很不满意。 —— “小学霸,出门警惕点儿,不是每次都有裕哥现身保护你。” “小学霸,你好好读书,发你的光,趋光而来的蚊虫,裕哥帮你拍扁。” “小学霸,我好像,见到你就会心跳加速。” 他总是一副慵懒散漫的样子,对什么都不上心。 只有窗外的知了和深夜的月亮知道,这个燥热的夏天,他悄悄对一个疏离淡漠的少女动了心。 —— 池裕:我藏匿所有对你的心动和思念,祝你此生所行皆坦途,所愿皆所得。 许昭:比如你?
穿成凶手后我靠验尸洗白
【爆笑+爽文+甜宠+穿越+悬疑】 现代法医姜慈穿成了杀人犯,因为她一醒来,尸体就在她床底下——还是裸着的。 姜慈无语凝噎,尤其是负责审案的那位还是她的未婚夫,大梁朝的昱王殿下,姜慈表示不想刑部大牢一日游,决定给自己来个boss直聘。 即将成婚的公子哥,赤身裸体死在侯府;一场生辰宴,表演的花旦惨死在了戏台上,赴宴的公子小姐们各怀鬼胎,而唯一的线索,却指向了一个八岁的小姑娘。 姜慈一边验尸破案一边时刻提心吊胆,生怕哪天露馅了,她名义上的夫君就要把她抓去砍头。 统管三司、摄刑狱的昱王商行川权钦朝野,然而最为人称道的,却是他明明身份超然,却狠厉乖张,朝堂被他搅和的鸡飞狗跳,世上就没有他不敢杀的人。 最开始与姜慈成婚,不过是不得已,后来觉得这小姑娘总是眼巴巴的望着他、夸赞他、和他贴贴,还给他送荷包,亲手做羹汤。 商行川决定勉为其难回应她一下。 忽然收到自己塑料夫君投递的一大堆礼物、情书的姜慈:? #心中无男人,验尸自然神#
楚小姐在恋综摆烂后
年纪轻轻的糊咖楚宁完成了人生三大喜事:升官发财死老公。 但协议结婚的首富亡夫定下秘密协议:两年内没有恋情,才能拿到遗产。 为了阻止楚宁拿到遗产,她被反派逼着上了恋综。 楚宁表示:摆烂嘛,这个我熟。 结果四位男嘉宾竟然纷纷上头,为她大打出手。 白切黑心机小奶狗拉着手撒娇,“楚宁姐姐,我好像有点头疼,你可以陪陪我吗?” 斯文败类腹黑CEO强制囚禁,“楚宁,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善良自卑小透明爱豆默默付出,“楚宁,只要能悄悄照顾你,我就很满足了。” 温柔体贴影帝段佳旭极致偏爱,“楚宁,只要你喜欢的,哪怕是天上的星星,我都摘给你。” 修罗场太多,楚宁只好敷衍收场,“别爱我,没结果,我心里只有死去的丈夫景逸。” 网友众筹想看楚宁谈恋爱,节目组找到一位酷似景逸的新嘉宾参加节目。 他径直望着楚宁宣誓主权,“大家好,我是景贰,楚宁,我为你而来,爱上我,是你的宿命。” ps:cp大乱炖,伪买股文。 官配--又飒又A只想搞钱的黑莲花小明星(楚宁)×高冷忠犬高智商腹黑演帝(景逸)
侯门嫡娇
前世,卫元卿因着一场骗局嫁入太子府,为了渣男肝脑涂地、付出一切。 他终于如愿以偿,她却不得好死。 重生后,卫元卿只为自己而活! 没有外援? 不慌,谁还不是个柔弱可怜的小白花了? 借力打力,渣爹继母先各赏五十大板! 想顶替她成为侯府唯一嫡女的高岭之花,拉下神坛踩入泥,顺便和渣男凑成双。 只是…… 某位王爷很奇怪! 时而热情似火,时而又化身柠檬精。 对此,卫元卿只能微笑表示:王爷,我们不熟,两世都不熟,大可不必阴阳怪气。 九王爷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却一步步将装柔弱的小白兔吊进狼窝。 宠着、惯着、纵容着,让她恃宠而骄、为所欲为。 前世,他夺嫡只为得到她。 今生,他要站在万万人之上,许她一世荣华,再无人敢欺!
藏在想念里
周昭的父母离婚后,她随父亲回到了宁城。为了能够给父亲减少压力,她来到了宁城理发店当学徒,遇到了老板蒋席延。 这人纹着花臂,叼着烟,俨然一副混混模样。周昭鼓足了勇气才争取来工作的机会。 乖乖女周昭原以为会这么平安过完自己高中剩余的生活,却没想到周家亲戚的敌意、父亲的不理解令她措手不及。 这时蒋席延朝她走了过来伸出了手,带她吃火锅、看日落,陪她写作业,朝夕相处,爱意升温。两人却不愿捅破这层若隐若现的窗户纸。 此去经年,早已落落大方的女孩站在墓碑前,轻喃过往黑夜男人改完的那首诗:“昭昭倾城貌,独与心相如”。 * 痞味理发店老板X温顺乖巧女学生
王府长媳
白吟嫁给秦骁印是高嫁,别人都说白吟捡了大便宜,白吟也是这么觉得。 婚后,她事事恭顺就是为了叫丈夫满意。 入府,她孝敬公婆,即便婆婆为难,她也从来不曾顶撞,事事亲力亲为。 为不叫秦骁印烦忧,她低眉顺眼被妯娌故意挑剔也莫不吭声。 甚至为了小姑的事,冬日落了水生育艰难。 白吟原本以为秦骁印是看的到她的辛苦操劳处处忍让的。 即便成婚八年秦骁印对她没有片刻的软言温语,她只以为是他性情冷漠沉默寡言。 夫妻二人就这样稀里糊涂把日子过下去也未尝不可。 后来秦骁印战死了,出殡那日,一对母子找上门,那孩子长着一张酷似秦骁印的脸,那时白吟才知原来秦骁印关非生性冷漠……他心中早就另有她人……只是不是她而已。 一气之下白吟晕倒了。 —— 再睁眼时她重生了。 重生在了嫁给秦骁印的第二年。 什么长嫂如母,什么家族荣耀,她通通撂挑子不干了! 可是她摆烂了之后,上上下下才意识到她的好。 于是她居然成了婆婆心里最最好的儿媳? 成了妯娌心里最最明事理的长嫂? 成了丈夫心中唯一的妻子? 成了全家心里的惦念的白月光? 寡言武将长兄vs聪明贤惠长嫂 【1v1,全员火葬场】
反玄学直播后,我爆红了
真千金姜妤妤下山了,还做起了讲科学破除封建迷信的直播。 于是当她的后辈们打开直播,试图给姜妤妤点点赞的时候,就看到姜妤妤一拳放倒了一只恶鬼。 “说,你是其他主播请来的托对吧!” 恶鬼含泪:“是是是真的是别打我了!” 姜妤妤一脚踢飞了邪门道士:“你是不是出来卖符水的骗子!我要报警了!” 邪门道士含泪:“是是是警察叔叔快来救救……啊抓我!” 姜妤妤一……把抱住强大的鬼王:“你是不是我老公!” 鬼王:“是是是来擦擦手上的血……” 后辈们:??
欲书权臣
【疯批狂妄高冷权臣】VS【好吃贪财追求自由庶女】 年幼时,她在那棵大榕树下踹了濒死的乞丐几脚,大发慈悲留下一个银镯和一碗面后离开。 后来家中为了攀附权贵逼她嫁疯嫁老为妾,她被迫以写话本谋取钱银,计划远走高飞,但书斋老板指明能火速叫卖的本子非京城最神秘的权臣莫属。 一场差点送命的意外,她流落到他的船上。 当年饥寒交迫,生死边缘徘徊的男人已摇身一变重回巅峰,性情乖张,手段残暴,喜怒无常,睚眦必报。 凡是见过他昔日落魄之人,个个死于非命。 她受尽惊吓折磨,连夜奋笔疾书,将他的毛病写入话本中,哪知一经世面便引起莫大哗然,天下人皆说好一个不同凡响的神仙人物…… 连鱼枝: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我写的不是那个意思! 就这么日久相对,也不知何时起,他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加遮掩,宠溺之举数不胜数…… 从一开始的令人毛骨悚然,到后来的令人沦陷其中。 她说:我们如同天上的云与地面的泥,我无论怎么踮起脚尖,怎么伸出手去都够不着你,你我有缘无分,放我天高海阔吧。 他笑道:我不需要你拼命踮起脚尖,不需要你使劲伸长双臂,只要你愿意,我将随时折腰屈膝回应,我秦阙嫡妻只你一人,死生无换。 如果你仍不愿意,我也只能把国公府化作囚禁你的牢笼,偏要你为我生儿育女,共度此生……
春山淋雪
周平桉像一座山,死寂、毫无春意的荒山。 可就是这座死寂的荒山,许抒情爱了一年又一年。 战火硝烟的防空洞里,许抒情浑身发颤,一双大手攥住了她冰凉的手。 “周平桉,我要你平平安安。” 雾霭沉沉的青山烈士墓园,许抒情抬手轻挲那张小小方像,微风掠过,满山的青松簌簌作响。 “周平桉,殉情这种事我没法做,但下个百年我还爱你。” 西非马里加奥战火纷飞之际,远在万里之外的许抒情只能守着军事报纸上豆腐块大小的版面度日。 忘记从何时起,她把生日愿望都许给了一个叫周平桉的男人。 “菩萨菩萨,我要周平桉,平平安安。” 三十岁后,她许不了这个愿望了。 她也不再过生日了,只是每年的二月十八日,北京城的青山烈士墓园都会招待一位身份不明的女人,她总是带来一束白色洋桔梗,会在一方墓碑前呆很久。 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份,只晓得有警卫员不远不近的守着她。 本书又名《越山爱你百年》《她的苦月亮》,了无春意的荒山是他,那轮遥挂天边的苦月亮也是他。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