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男频 女频 成为作者 作者福利 APP下载

第二十四章:和章安仁初次接触

  • 作者:不二李子
  • 发布时间:2023-05-08 14:28
  • 字数:3144
  • +书架

早上朱锁锁这边和杨柯刚走进公司的大门,杨柯停了下来和人打招呼道:“这大黑眼圈,这个礼拜加了几天班了?”

“昨天晚上就没有回去,画了一宿的图,刚吃完早饭回来”

杨柯这时介绍道:“吴迪,咋公司十年的老员工,年假十五天。”

这时候大厅里人事部的人走来:“你是吴迪吗,这是你的私人物品,你被强制休假了。”

这时杨柯也有点懵了,恰好遇见手底下的人问道:“咋回事啊?”

“说是前几天跟客户吃饭,喝多了吐槽了公司几句。”

朱锁锁这时问道:“可她都工作了十年了啊。”

杨柯说了一句:“狼性文化哪有什么情面而言,对公司不利,立马卷铺盖走人。”

朱锁锁这时候也被公司的制度所吓到了,更加的让他确定加强和张浩的联系是多么的有必要了,自已可不想哪天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就被开除了。

等到了销售部以后,她注意到了艾珀尔,艾珀尔浑身上下那可都是大牌,看那样子,好像还是新买的。不是自己买的,就是别人给买的,大概率是别人给买的,毕竟工资都是血汗钱,对这么舍得投资的人又有几个,她的想法也在这时候再次发生了变化……

张浩是人傻钱多吗?当然不是。三天给大波浪花一百多万,只是因为他不在乎这点钱罢了。而且花钱也有花钱的理由,大波浪不为钱,那才要给钱,用数目展示对她的重视,直接先给砸晕了再说。在以后的生活中,他再消费,即便花的少,同一开始有了落差,但那兴奋的感觉,才是艾珀尔难忘的,才让她死心塌地,猛药只要一两次就足够了。

要是换朱锁锁这种就图钱的,那当然就不同了,要一点点的花,要细水长流。因为一旦给她多了,她不为钱了,就会开始想要别的,开始整事儿。人总是这样,得陇望蜀。

相比起来,无论是蒋南孙,还是朱锁锁,都比不上艾珀尔这个大波浪,因为只有艾珀尔是对自己有数的。知道什么能要,什么不能要,这很有自知之明。

艾珀尔走后,张浩哪也没去,只在房子里看书抽烟饮茶。直到中午的时候,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眼来电显示,随即接通:“锁锁,有什么事吗。”

“哎,浩哥啊,就是南孙总是好奇我对象是谁,想今天晚上让我约出来与他和她对象一起吃个饭,你看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一趟,你要是没时间的话我给他拒绝了?”

“咱们俩什么关系啊,你既然都答应了,我订个酒店,一会给你发消息,那晚上你下班了,我来接你一起过去吧。”

“谢谢你啊浩哥”朱锁锁听到张浩的答应顿时是心花怒放,这次蒋南孙在找男人方面要不如他了,章安仁什么货色,张浩是什么样的人,两个人完全没有可比性。

等到下午的时候,张浩开着自已的保时捷,来到了精言集团门口,等着朱锁锁下来,没有一会朱锁锁就下来了,上车了。好巧不巧的这一幕,被刚下楼的艾珀尔看到了。

上了车之后,张浩直接开着车直接来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二人到了提前订好的包间,直接就推门进去了。

蒋南孙看到推门进来的张浩和朱锁锁直接懵住了,在想这两个人咋可能成为男女朋友。

朱锁锁而是直接给二人介绍道:“这是我男朋友张浩,是浩天投资公司的老板。”

章安仁直接站起来走到张浩面前,和张浩过来握手打招呼:“章安仁,锁锁好闺蜜蒋南孙的男朋友。”章安仁是个过分计较精明算计的人,在剧情中对于比他地位高的人,他是卑躬屈膝的讨好。

“南孙,不认识我了,咋不和我打个招呼。”

这时候章安仁也看向了蒋南孙,因为蒋南孙可是告诉他,她也是第一次见朱锁锁的对象,可看来不是这个样子的。

“哦,没有浩哥,只是有点好奇你和锁锁是如何认识的。”

“这人与人直接认识吗,就是靠缘分,就好比你和我直接的认识。”

“嗯……是的,都是缘分。”她有点紧张担心章安仁知道她和张浩是通过家里相亲认识的。

南孙这时给章安仁解释道:“我爸不是特别喜欢玩股票,他是做金融的,一家私募基金的老板,很有实力,竟然跟我爸是朋友,还对我爸特别关照,上次在一起吃了个饭。你放心吧,这个人还是不错的,很好相处。”

章安仁愣愣的听完,没有说话。能不能聊的来不说,关键人家出身比他好,还比他有钱。

张浩也没在意,因为章安仁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他还是知道的。,他拍了拍手:“我知道你,之前吃饭的时候南孙说起过,即将成为光荣的大学教师嘛。大家都算是自己人,不用那么客气,我应该比你大上两三岁,跟南孙一样,叫我浩哥就好。”

章安仁腼腆一笑:“浩哥,留校的事还要几个月才能定下呢,现在说还为时过早,承您吉言,希望我能成功留校吧。”

“那就祝你成功留校。”

蒋南孙穿着一套白色连衣裙,长发应该是用小夹子精心的夹过,有些弧度的头发披散开,脸上画着清新的妆容。

蒋南孙不是闷葫芦,该活泼也活泼。家庭条件也在那,从小见的也不少。所以作为连结两方的润滑剂,为了好姐妹,她现在确实很尽心,很够意思。

张浩挨着朱锁锁坐下,另一边是章安仁,对面坐的是蒋南孙。他看了几人一眼,问身边的章安仁:“能喝白酒么?”

“还行。”

“那就我们俩喝白酒,你们俩喝红酒。都不用多喝,量力而行就好,又不是那些所谓的商务宴请,交际应酬,自己高兴就好。”

朱锁锁跟蒋南孙二人欣然点头,章安仁在剧中还有八面玲珑的属性,自然也没说的。当即,服务员上了两瓶白酒,两瓶红酒,精致的菜肴也摆满了桌。

张浩端起酒杯开场:“来,咱们一起喝一杯,意思意思,之后就按着自己的心意来,随意一些,只是不要怪我招待不周就好。”

随即几个人喝酒闲聊了起来,他说的有意思,另外三个人听着觉得幽默,一起笑着喝了酒,开始吃起了菜。

这时章安仁想到,他认识朱锁锁的时间也不短了,蒋南孙又没事儿总是跟朱锁锁联系,他还是知道一些过往的,更加知道所谓的接触,应该差不多就是在暧昧拉扯。所以现在听着朱锁锁假惺惺的话,他多少还是有些不适。

再说张浩,一个有钱的单身男人,都不用他恶意揣测,在现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如此实力还洁身自好的概率未免太低了些……

张浩眼观六路,章安仁的一些细微动作自然逃不过他的眼,他恍无所觉,呵呵笑着:“小章跟南孙他们两个,那么有缘分,真的是郎才女貌的。”

章安仁还在感慨这俩不是好东西呢,未想话题就到了自己的身上,他腼腆一笑:“确实是上天赐予的缘分,能跟南孙在一起,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说话间,他眼神温柔的看着稍稍有些脸红的蒋南孙……

章安仁这话说的叫个腻歪,偏蒋南孙就吃这套,俩人相对的四目之中尽是甜蜜柔情,这时张浩有点不爽了,这蒋南孙是她预定的女人,现在这里和人卿卿我我的。

蒋鹏飞骂蒋南孙的时候说过,章安仁想要借着蒋南孙做跳板往上爬。剧中章安仁表现出来的钻营样子,未必不是如此。

章安仁是跟袁媛一直处到了大学时候的,至于具体是分手了一段时间,才跟蒋南孙在一起,还是无缝衔接的跟蒋南孙在一起,这是没有表示出来的关键。若是前者,章安仁就是清白的,若是后者,那章安仁确实是奔着蒋南孙去的。

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在跟袁媛交往的途中,发现了蒋南孙这样的一个漂亮师妹,比较了一下之后,同袁媛分手,转而开始攻略蒋南孙,成功的在一起。毕竟相比起来,蒋南孙的条件更好,人长的更漂亮,更有文化,家庭背景更好,更有前途。

是不是要借着蒋南孙跳板,其实并不是很重要。毕竟不管怎么说,有一个更好的女人,为什么不呢?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不过要说他对蒋南孙有多爱,有多喜欢,那就不现实了。所谓爱,本就有着期限。更何况有些东西华夏人刻在骨子里的基因,注定了不会把这些东西挂在嘴边。能说出来的,大抵都不是真的。

像章安仁这般,张口喜欢闭嘴爱,还整出个什么上天赐予的缘分,此生最大的福气,尤其还当着他们这些外人的面,那就很没意思了。

不过章安仁确实是够意思了,蒋鹏飞破产的时候,也确实是尽心的考虑帮忙了,没说直接就跑,不错了。毕竟只是男女朋友关系,怎么也不可能倾家荡产的去帮助蒋家。而且事实是,那个时候,即便他真的倾家荡产的帮助,也不够填蒋家的窟窿,有心无力。甚至就算是他已经跟蒋南孙领证结婚了,顶多就是日常救济一二,犯不上卖房什么的。

整体来说,章安仁其实不错的,没什么太大的毛病。

扫码下载APP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