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男频 女频 成为作者 作者福利 APP下载

第54章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 作者:薛定谔的猫教授
  • 发布时间:2022-08-08 23:23
  • 字数:3254
  • +书架

孙瑜和张局座在基隆和台北各呆了一天,便在张副总长的陪同下连夜坐飞机飞往首都。台湾还处在军管之中,东部战区的政委坐镇台北按照预案对台湾进行管理。

按照中央的方案,未来台湾的治理体系依然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中央会牢牢控制台湾的驻军权和外交事务的指导权,其他具体的政务权还是会交给台湾人自己行使,国务院掌控行政和人事的否决权,人大掌控立法的否决权,最高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掌握司法的否决权,公安部指导人民警察的建设构建政治保卫的底线——这是香港的经验。但是在此之前要重新甄别台湾当地的代表并重建台湾的“政治协商会议”和“人民代表会议”,不管他们是叫做议会议员还是叫做立法委员。因为完全没有必要派遣干部来指导台湾人民如何改变生活方式,所以不如在确定政治规则之后由台湾人自己治理自己。因为台湾最重要的地缘政治的战略要地的最大好处已经拿到了,所以别的都已经是小事了,实在是没有必要为了这些小事往里面填领导干部,不然过些年反腐就尴尬了。

张局座在基隆和台北的考察发现,各类商店和超市都正常营业,当地居民的生活起码在物质方面不受影响,证明整个台湾的经济秩序是能正常保证的,登上飞机的时候便大为宽心,可见台湾地区,至少各大资本家是识时务的,整个社会的成员脑子也是清楚的,这个世界的中国物资供应是个短板,台湾人在这方面如此配合,张局座就不相信另外一个世界的台湾人头会更铁。

在飞机上,张局座翻阅着张副总长提供的当前所需的物资清单之后非常疑惑,又翻阅了好几本年鉴和内部报告之后,才问张副总长,“看产量的话,不应该产生物资短缺的情况啊!不是能够自产这么多基础物资吗?农业方面的产量也能够满足需要啊!特别是现在人口还减少得这么厉害的情况下。”

“现在的情况是不得不使用物资调配的方式代替市场化分配的情况,”张副总长叹了一口气说到,“一旦采用物资调配的形式,其中的损耗、流传沉淀、运输周期都成了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了,各个地方也不会只按照实际的需求申请物资,这种短缺完全是制度和人制造出来的,但是偏偏没有太好的办法,所以我们希望能够有额外的物资满足一下体系运转的要求,未来肯定是要进行改革的。

“现在军队有多少人?准备裁多少人?”

“电磁炮验证成功,加上台湾解放了,就不需要保持臃肿的常规作战力量了,同时可以削减一些特殊部门的政府雇员。当前陆军兵力,包括后勤保障的部分,有大概有300万左右,起码可以削减一半。”

“现在人口只有八九亿,居然保有300万左右的兵力?”张局座非常震惊,“还有资金研究电磁炮和核动力航母这类军事科技?”

“将近380万的兵力,”张副总长解释道,“还包括空军和海军,空海军肯定是结构调整,应该不会大裁军。军队这么臃肿主要原因是为了保障人民生活,不得不以军队来协助政府来保持社会的正常运行。不过在南极大爆炸发生以后,计划生育政策就已经淡化取消并转为生育鼓励政策了,从2000年以后,每年的新生儿数量都在1200万至1400万之间,人口已经恢复到接近10亿了,并且现在结构还不错,还有就是大量的孤儿以少年军校生的方式进行抚养和教育,这也是很大的负担,目前的问题是缺乏安置的方式和手段。”

“小孙,你之前说的是什么?基础设施建设和快递网络?”

“还有电子商务平台,一整套配套的企业解决方案。”

“那这个世界的电脑和手机普及率如何呢?”张局座问道,转而看向张副总长,“你们的4G移动网络普及了吗?5G移动网络开始建设了吗?”

张副总长摇头,“3G已经基本普及了,4G网络正在建设,5G还在实验室阶段,电脑现在普及率还可以,智能手机可能市场占比还不高。”

“而且我们要看一下,智能手机不要走到日本的邪路技术路线上去了。”孙瑜补充道,“不知道现在美国那边的苹果做出来的是什么样式的手机,除此之外,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的欧洲方面,智能手机又走什么路线,现在他们近乎是一个统一的大市场了。”

张局座点了点头,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你们的芯片是怎么解决的?”

“美国方面对我们有技术授权。”张副总长回答得很平常,“我们在武汉有一家使用授权技术建设的芯片厂。”

“多少纳米的技术?”张局座整个人都紧张起来了。

“28纳米,14纳米的技术,我们实验室也有,量产的话,还要再突破一些关键环节。”

“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坚实的贸易基础了。”张局座把孙瑜拉到一边问道,“你有没有办法和之前一样,用两本书搭个门?是不是需要书?”

“那要找两本有庵野秀明和贞本义行签名的漫画书才行啊!”孙瑜摸着下巴说道。

“这个不难搞到吧?”

“让日本大使馆去搞应该能搞到。”孙瑜舔了舔嘴唇说到,“还要速度快,不然的话现实中的日本政府就要怀疑了。”

“行,这个肯定没有问题。”张局座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我还担心一个就是时间线的问题,如果两边时间线差得太多的话,是不是个麻烦的事情?”

“这个……我觉得您大可以放心,”孙瑜说到,“一旦两个世界进行大规模的物质交换,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逝速度最终会趋于一致的。”

“那福尔摩斯的世界是怎么回事?”

“你们那么点交易量也能叫作大规模的物质交换吗?”孙瑜反问道,“上百吨,还是茶叶,换回来的东西也只是一点古董文物,绝大部分的物资都换成另外一个世界的地产了,按照这边的物资需求的清单,粮食、钢铁、水泥,一年的量都是上亿吨,民用车辆、石油、汽油、手机基站、智能手机,每单的生意价值都是以亿为单位的,运货都必须搭建一个专门的贸易区,还有软件平台、服务器和app,智力交流的规模更是超过了福尔摩斯世界的小打小闹,我唯一的担心就是,消灭掉使徒之后,大家在两个世界之间分不清楚哪个是哪个了。”

“这个我来和中央汇报,”张局座点了点头,沉吟道,“你觉得他们可不可能把核航母和电磁炮的技术直接卖给我们?”

“记账嘛,价格根本不是问题!我们自己也有相关技术,作为参考也是很好的。我觉得关键是保持这种互相的交流,芯片技术两个世界都有,所以他们的技术在我们那边肯定能够实现,核航母和电磁炮也是同样的理由,不会说到了我们的世界就失灵,双方互补的技术其实有很多,关键在于科学技术人员之间的交流,思维的碰撞。纯粹地买技术是不可行的,因为不同的世界不能理解就不能实现。我个人觉得可以从他们这边大量采购若干芯片,便于贸易平衡,其他黑技术,考察了再说。”

张局座点了点头,重新拉着孙瑜去和张副总长详谈,双方又开始交流该如何把裁军裁下来的人力资源投入到经济建设中去,经济建设中该使用什么样的政策和做法去激励经济主体的主观能动性,保证市场经济公平、顺畅、繁荣地运行。双方都默契地没有提两个世界之间相互劳务派遣的事情,这要非常非常互信了之后才有可能。

两位虽然都是军人,但是知识广博,平时注重积累,讨论起来既如天马行空,又有理论根据,还能各自以自己世界里的具体案例作为事实基础,令一旁旁听的孙瑜大受启发和教导。张副总长旁边的副官秘书一边录音,一边还做记录,这都是作为中央领导决策的重要参考材料。

而飞机降落之后,孙瑜本来要被单独送到了钓鱼台宾馆,但是在张局座的一再坚持下,张副总长便打电话向上级请示,是否也让孙瑜列席会议。张局座的解释是他作为谈话代表,不能一个人出席会议,那样许多事情他本人是说不清楚的,难以向上级解释和汇报。孙瑜虽然在这个世界里是一个小孩子的身体,但是他在另外一个世界是正式的国家公务人员,从身份上讲,也是能够作为谈话代表的,并且是两个世界进行沟通和协作的关键人物,非常有必要出席谈话会议,向领导们做相关的技术解释。

孙瑜自然能够理解张局座的好意,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资格和国家领导层见面并参与国家大事的讨论的,这也是一种资历,特别是作为庵野秀明按照现实的影射创造的世界,既然日本的首相和现实一样,那么想必中国也是。但也有可能有部分微调,正如张局座在这个世界干上了中将、副总长,甚至还有机会更进一步,毕竟眼下还是2015年,他还没满60岁。

于是在张副总长得到了同意的回复之后,张局座和孙瑜收拾好自己准备汇报的相关笔记,跟随张副总长一起去向最高政治会议汇报两个世界能够开展什么样子的合作以及可以如何开展合作。

扫码下载APP

世界作为表象初论

世界作为意志初论

世界作为表象再论

世界作为意志再论

  • 绿
  • A
  • A
  • A
  • A
  • A
  • A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