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男频 女频 成为作者 作者福利 APP下载

第五十六章 黑兽(四)

  • 作者:丧尸舞
  • 发布时间:2023-03-16 08:52
  • 字数:4521
  • +书架

“杨兄弟,你没事吧?”

在杨越站起身后,后面的张七和李庆等众多村汉青壮,已经涌了上来。

他们一个个脸上都是激愤与决绝,经历过连番的遭遇,这个时候他们已然彻底能够看开生死,也有足够的勇气。

见到杨越安然退回来后,众人对杨越投以的目光皆是又敬又佩。

这一方面来自于,在张七朝着黑兽怪物投出“竹筒炸弹”,被那个猎户壮汉接住后,近距离爆炸,杨越竟能把握住那样的机会,也有那样的勇气,趁机朝着黑兽怪物靠近。

另外再一个,那就是杨越不仅把握住了时机,不畏惧“竹筒”的爆炸和黑兽怪物的威胁,还将点燃的火把投掷到了黑兽怪物的身上。

毛多弱火。

这种兽类的弱点,不少人可能未曾听过这句话,但其实这样的道理隐约都是知道的。

只不过,在方才那样的紧迫的境地,哪怕火把时时刻刻都在手中,密林之内的火焰更是烧灼了起来,但一个个却紧张得全然顾不上。

“烧死它!”

“烧死它!”

“该死的妖魔,去死吧!”

……

人群里一阵阵怒吼开始响起。

众多青壮村民望着在火焰之中,不断哀嚎扭动身躯,甚至因痛苦接二连三撞翻了周围一大堆杂物的黑兽怪物,呼喊的声音越发强烈。

“不要太靠近!”

“就让这怪物被火烧死。”

领头的张七和李庆两人,见到众多村民因怪物全身着火,情绪高涨起来。

有几个甚至拿着枪担斧头之类的武器,想趁着这怪物痛苦挣扎间,上前去补刀。

可这些人的不理智之举,被张七李庆还有其他一些人急忙喝止住了。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那黑兽怪物此刻全身上下都烧着火,普通人稍微沾染一点,同样也是不能幸免。

还有就是黑兽怪物那庞大的体型,以及惊人的力量,哪怕仅仅只是颀长粗壮的身躯,在受到剧痛一个扭身摆动间,就足以让普通人筋断骨折,乃至于彻底死去。

这个时候最好采取的措施,那就是离这黑兽怪物远一点,看着它逐渐被身上的火焰一点一点吞食。

这才是真正大快人心的事情。

“哈哈,狗娘养的妖魔,去死吧!”

“烧死你啊!”

“被火烧灼的滋味,怎么样?不好受吧?!哈哈哈……”

情绪高涨,一度精神高度紧张的村民青壮们,被张七李庆等人拉着朝后退,不让朝黑兽怪物靠近。

可依旧耐不住这些接二连三内心受到严重冲击的村民青壮,在此刻肆意的宣泄情绪。

他们一个个眼里不但有着燃烧的火光,还有泪光,还有恐惧、畏怯、茫然,以及最后滋生出来的勇气。

杨越看着黑兽怪物身上的毛发全部燃烧,整个身体几乎成了一大团火球,紧绷的心情也稍稍放松了几分。

这黑兽怪物已全身都陷于被烈火焚烧之中,这一时半会还在翻腾,看上去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威胁。

估计在等个一会,这黑兽怪物就会自己将自己烧成一坨焦炭。

“杨越——”

正在众人情绪不断高涨间,夏侯无咎撑着一把八面汉剑,再次来到了杨越身旁。

“夏侯兄!”

杨越快步上前,就要将夏侯无咎搀扶住。

夏侯无咎却轻轻摆了摆手,反而凭借着手里八面汉剑的支撑,稍稍站直了身体,远望着那被火焰燃烧着的黑兽怪物。

“夏侯兄,大恩不言谢。方才若非是你,恐怕在场我们这些人,每一个能活得下去。”

杨越很是诚恳的朝夏侯无咎感谢。

这话杨越说的并非无的放矢,反而每一个字都真真切切。

从突然发现那对“童男女”消失,然后是陈素不见,两人深入密林寻找,最后遇上这黑兽怪物。

这里面,陈素点燃了一枚“竹筒炸弹”,巨大的爆炸声使得众人得到提醒,这等功劳无需言语。

但其中夏侯无咎在这里面发挥的作用,则是完完全全无可替代的。

以这黑兽怪物的性情,若没有夏侯无咎在的话,乃怕有了陈素投掷的竹筒炸弹的提醒,可杨越或者其他青壮赶去,也只是徒然送命。

这黑兽怪物的狡诈程度,或者说谨慎和攻击的方式,远非之前的虎妖奚山君能够比拟。

虎妖奚山君在吞食了两山山神之后,自诩为山君山主,哪怕其实是个妖怪,可行事做派,多少还带着几分人味。

但这黑兽怪物从出现开始,就没有吐露过人言,不知道是纯粹的未曾开启灵智,还是不屑与开口,反正看上去与很多野兽都类似。

但比起各种野兽,这黑兽怪物又明显聪慧得多,而且狡猾凶残,胃口奇大。

那个时候如果没有夏侯无咎这样的绝代剑客顶在前面,让杨越从密林跑了出来,然后让其他村民青壮有了一点点组织,最后的结果肯定就是要被逐个击破,最后全部都沦为这黑兽怪物的血食。

说实话那样的后果,完完全全是可以预料到的。

夏侯无咎在其中的作用之巨大,对于杨越,对于在场每个人,都可以说是难以形容的。

不过,杨越虽是说了真挚无比的感谢,但夏侯无咎看上去并未领情,不,应该是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在意。

“这畜生有些不对劲。”

夏侯无咎低声自语了一句,此刻的他脸色煞白,显然受了不轻的伤,但更为古怪的是,夏侯无咎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面色沉着,望着远处燃烧着的黑兽怪物,眼里有着浓浓的疑惑和怀疑。

“不对劲?”

杨越微微侧头看了夏侯无咎一眼,尽管对方说得很轻,但他还是听到了。

同时,他也转过头望向黑兽怪物所在望去,身体毛发被彻底燃烧的黑兽怪物,依旧在痛苦挣扎着,颀长粗壮的身体不断拍打着地面。

左突右冲间,将地面的各种杂物,还有摆放的一些个猪羊都全部给搅乱,打得碎裂不堪。

偶尔这黑兽怪物会瞥向杨越他们所在的这边人群,那双眼珠子里有几乎可以化成实质的嗜血、残忍与恨意。

可大约是身体燃烧的剧痛太过眼中的缘故,这黑兽怪物仅仅只是一瞬,就已继续痛苦地挣扎了起来。

而它在方才那一瞬间流露出来的眼神,让人几如错觉。

杨越也是在夏侯无咎说了那句不对劲后,方才稍微用心留意起来。

但杨越也明白,夏侯无咎所说的不对劲,应该不是指这个。

“我方才与这黑兽怪物交过手……”

这时,杨越又听到夏侯无咎说话的声音响起,他双手拄剑,依旧看着那黑兽怪物,“在密林之中时,这怪物似乎并没有那么怕火。”

“嗯?!”

杨越在夏侯无咎说完这话,精神猛地一震。

方才的密林中,那火焰是几个火把引燃的。

干草的山林,到处是枯枝败叶,一点就着,大火几乎很快就成型。

夏侯无咎与黑兽怪物在密林之中的交手,最初那些燃起的火焰还只是充当照明,可后面肯定对夏侯无咎与那黑兽怪物都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然而,夏侯无咎从密林里奔行出来的时候,完完全全是灰头土脸的模样,身上不少地方都有烧伤烫伤的痕迹。

那黑兽怪物出现后,却是一下子就咬死了前往溪边打水的王三,那个时候黑兽怪物的身上,可看不到多少烟熏火燎的痕迹。

而这,也就是说……

一股寒意从杨越的尾椎骨升起,直冲头顶。

昂——

这时,前方那燃烧着的黑兽突然发出一声清越之音。

那声音杨越从未听过,不同于之前黑兽的痛苦挣扎惨嚎声,反而声音清亮悦耳,其中又夹杂着一种很特别的威严气息。

呼——

骤然一阵卷动的山风呼啸音。

烧灼在黑兽怪物身上的那些个火焰,竟然被黑兽怪物轻轻的一抖身体,全部就仿佛火星火点,朝着四下周围飞了出去。

黑兽怪物身上,则一点火焰都不曾沾染。

而此刻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这头黑兽,身形长相也有了一定的变化。

头部看上去不再如之前那样像虎豹,反而更加多了一些轮廓和峥嵘。

身上那些黑毛被火焰燃烧后,里面的皮肤依旧是黑黢黢的。

说不清是因为火焰的烧灼变得焦黑,还是本身就是这样的颜色。

但很明显的一点是,这黑兽的体型似乎在那些黑毛被烧光后,好想又长大了几分。体型变得更加匀称狰狞。

且里面没有黑毛的皮肤,跟着熄灭的火焰和焦炭脱落,不少地方隐隐泛起一块块细密的片状黑鳞。

黑鳞,这个之前杨越就见过这黑兽怪物在鼻子、眉角、额头这些部位就有的。

所以使得着黑兽怪物看着格外的丑陋,只是,不想在一身毛发被烧灼赶紧后,竟然连身体上都出现了。

昂——

黑兽怪物又是一声怪异的吼叫,那声音清越,极富有穿刺力。

在吼叫过后,黑兽怪物再度原地抖了抖被烧灼过后的身体,先是低头侧身,观察起了一番自身的变化,然后似乎颇为满意,这才又将一双充斥这凶厉嗜血狡诈的双眸,望向完完全全被震撼到的一众山岩村青壮与村民。

“这怪物,它它它……”

张七嘴巴张大,望着仿佛浴火重生一般的黑兽,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其他山岩村的村民青壮一个个也是眼睛圆睁,似乎从未想过会出现这一幕。

方才在看着黑兽在火中燃烧着有多痛快、多解气,这时候内心就有多震撼,多不敢相信。

“……我就猜到……真是好个狡猾的畜生,好个狡猾的畜生……”

一连说了两声,夏侯无咎一张脸宛如铁色,盯着这黑兽更是咬牙切齿起来。

这就是他与杨越所说的不对劲之处。

这黑兽怪物看着毛多,好像很容易被火烧,畏惧火。

可实际上,他方才在密林里与这畜生交手,好几次都察觉到这畜生对于火焰根本无惧无畏。

反而,那种时不时游走攻击的方式,让夏侯无咎有几次都猝不及防,最后弄得他自家吃了大亏。

只是,前面看着黑兽怪物全身被燃烧,远远看着仿若火球,那种恐怖的场面,他心中多少又不能完全确定。

但如今已是可以肯定无误,这黑兽怪物对于火焰并无畏惧,至少,不容易被烧伤灼伤。

“这才是所谓的妖魔么?水火难伤?!”

站在夏侯无咎一侧的杨越,望着仿佛一场火后蜕了一层皮的黑兽,内心同样惊讶不已。

这黑兽怪物的表现也远远超出了虎妖奚山君的能力,至少这肉身躯体上,那虎妖并无多少特意。

可这黑兽不断之前对于冷兵器的防御力惊人,而且竟然是不畏火焚。

不过,尽管杨越同样被震撼到,但他很快也就调整好了心态。

这黑兽是与那将他拉入此间的小图册相关联,肯定不会那么简单。

而且既然是妖魔精怪,有这样的表现,虽让杨越有些被震撼到,但也不是接受不能。

只是,这样一来,面前的这黑兽怪物想要对付起来,恐怕就……

“别傻愣着,这狗入的畜生既然烧不死,那我们就打死它!”

怒吼声突然响起。

这声音不是杨越也不是夏侯无咎,而是众多青壮里手里提着一把斧头的村汉李庆。

此刻的他双目赤红如血,全身杀气腾腾的,身上一件短打的麻衣被他直接扯了下来,手里拎着一把斧头,朝着众多一时被震撼住的村民青壮大喊。

“对,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与李庆几乎是同进同退的张七,这会也跟着附着高声嚷道,兄弟们都是堂堂汉子爷们,连这山里的虎妖山君都被我们给打死了,再来一头畜生又怎么样?”

“干了!”

“这畜生吃了我们好几个人,看样子不把我们都弄死是不肯罢休的。既然它要我们死,我们也非得要它的命不可。”

“老子忘了说了,你们方才将那虎妖打成了肉泥,连块好肉都没有,这黑不溜秋的畜生,可非得给我留个腿。”

“哈哈哈,好,孙毛儿,你小子既然说了,你刘爷我等下给你弄个腿烤了。”

……

人群里的青壮们,面对这被大火燃烧后蜕了皮,变得更加头角峥嵘,狰狞恐怖的黑兽,不但没有了之前那种畏惧,反而一个个握紧了枪担、扁担、柴刀之类的武器。

面对极致的恐惧,面对异类的那种强大的压迫性,人在最初面对时,或许只想逃避,只想远离,根本不敢与之面对。

可一而在再而三,当每个人都发现自己别无选择,无路可逃时,发现若是不搏命拼上一把,只能引颈就戮时,他们又会爆发出别样的血性。

当然,这样的血性可能一早就蕴藏在他们的骨子里,既畏惧又勇敢,而最需要的是,一点能够点燃他们的星火。

这点星火,已经给了他们。

给他们这点星火的是杨越,是夏侯无咎,是那个豆蔻之年的陈素,一人就敢深入密林,去救那比她跟小一些的“童男女”。

有了这能够点燃血性勇气的星火,一个原本畏缩逃避,只想都不敢的村夫,一下就能变成豁出去不要性命的汉子。

是以,这世间才会有那种三五个人手持利器,就能够是肆意凌虐数百甚至上千人,才会有在生命的威胁下,让人一排排连反抗都没有就那么被斩杀殆尽。

同样也会有,几个人冒着枪林弹雨,深入敌军,斩敌首级,俘获群虏。会有匹马单枪,英雄赴会,置生死于度外。

扫码下载APP

卷二

  • 绿
  • A
  • A
  • A
  • A
  • A
  • A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