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男频 女频 成为作者 作者福利 APP下载

第四十八章 女侠身姿依旧

  • 作者:柏拉图定式
  • 发布时间:2023-06-29 00:54
  • 字数:2003
  • +书架

斩妖司大院,占地极广,幽黑铁墙围绕。

其地牢纵深百尺,门口有禁忌铭文守护,街道车水马龙,唯独对大门方向退避三尺。

在大周律例里,无授印手谕,擅闯斩妖牢狱者,死路一条,与叛国罪等同,严则诛三族,轻则流放三千里。

里面关押了不少邪魔歪道,妖魔鬼怪。

碍于各种原因,无法将其斩杀在龙京,只能关押起来,磨灭其煞气。

生灵身上皆有业力,包括魔头鬼怪。

实力越是强大的修士背负的业力越多,所以斩杀这些妖魔,会有冲天煞气出世,影响天地苍生。

景德帝年间,曾当众午时杀乌江孽龙一条,龙首落地的时候,天空下起暗沉血雨,龙魂冲天而起,欲要碰瓷大周国运。

最终当然是失败了,罪龙之魂被天品斩妖使拿下,但是却使得赤地千里,龙京府三个月不下雨,生灵涂炭。

这就是斩杀一头强大生灵所要付出的代价。

鉴于这样的教训,后面抓捕的魔头妖物,通通先关押起来,消磨削弱过了之后,再处理。

倒也并不是所有的妖都会被立马处置。

只有身负人命的妖魔,才会被列为头名,排在诛妖榜上。

一俩看似普通的官轿,从街头路过,门帘下紫金鱼袋摆动,让途中的百姓商贾自发绕行。

紫金鱼袋,乃是无上殊荣,只有四品以上的大官才能佩戴,而且身上必须有足够显著的功劳。

别管你是什么轿子,只要在帘上挂上这个,就没有人敢拦路。

左右虎背熊腰的武夫扛着轿子,来到斩妖都司大院门前。

帘子掀开,一位留有青须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看着平平无奇,唯有一对眸子深不见底,如同深井一样不可测。

仿佛没有人能猜到他在想什么。

轿子一停,立马有斩妖都司的小吏出来迎接,上前拜见。

“小的见过宰相大人。”

眼前这位,就是相国府之尊,一国之相,吕公著。

吕公著为官十载,如今不过三十几,就已经登顶相位,可以说的算是青云直上,久居高位了。

“我听说近来都司里面关押一位狐妖?”

斩妖吏恭敬道:“四大都司每月抓捕的大妖有很多,狐妖也有不少,敢问说的是哪一只。”

“一体两魂的那位。”

吕公著淡淡道。

“小的明白了,那宰相大人可有手谕?”

斩妖吏虽然对吕公著极为客气,可该有的程序一点都不能少,即使是他,也不能马虎。

这就是斩妖都司的规矩,以及含金量,哪怕是一朝宰相也不能免俗。

“自然是有的。”

吕公著刚说完,一旁的武夫就拿出了一张告谕,摊开展示。

斩妖吏确认无误后,正式放行。

吕公著脚下生风,步伐大气,迈入斩妖司,路过一面青铜宝镜,任何妖魔、易容、换皮之术此镜之下,都会显出原形。

照射无恙后,伴随阵法一闪,消失在门前,来到地下的牢狱。

吕公著双袖负后,对一旁待命的武夫沉声道:

“老八你说,有些造过的孽,伤害的人,日后弥补,还能够挽回吗?”

武夫犹豫片刻,给出回复:“估计不行吧…如果能弥补,那典律之中的刑法也无用了。”

“大人难道有什么烦恼吗?”

吕公著得到答案,吐了口气,闭眼再睁开:

“我没事,只是要见到一位十年前的老朋友,有些内疚罢了。”

“秦兄,送这个当真合适?送花会不会好一点?”

“你就信我吧,不是所有女子都喜欢花的。”

秦楚阳和韩牧来到了四大都司之一,谷雨都司的门口。

韩牧看着手中的精美礼盒,心中直犯嘀咕。

“报案走那边,走了奉仙司的手续才行。”

门口斩妖吏看到韩牧的装扮,打了个哈欠道,下意识将韩牧当作来报案的百姓或是百姓。

“我是来找人的。”

韩牧神情极为认真道。

“找谁?”

“陆云缨。”

“她?奇怪…”

斩妖吏嘀咕一声后,再看了一眼旁边笑容灿烂的秦楚阳。

富家少爷配道士,啥组合啊这是。

他没想太多,只是进去通报了。

只见一处院落之中,柳树飘摇。

伴随寒光闪烁,剑影漫天。

一名青衣女子在里面挥舞着宝剑,招式凌厉,凶狠果决。

女子容色绝丽,英气盖过了胭脂气,或者说脸蛋上没有一点儿胭脂气,发带束起一头乌黑长发,垂在脑后,双眉修长如画,眸子闪烁如星。

剑光遍布院子,轻功跃起,纤腰转折如细风拂过,一招剑落平阳,再缓缓落地,纤尘不染。

“陆使官,有人找你。”

忽然,院外传来一道吆喝声。

“找我?”

陆云缨呢喃一句,有些摸不着头脑。

她在龙京府也没什么亲戚朋友,谁来找她?

抱着好奇心,她回道:“让他们进来吧。”

但是很快,陆云缨的脸色就拉了下去,一副兴致不高的模样,她已经知道了来者是谁。

“哈哈,女侠身姿依旧啊。”

韩牧哈哈一笑,上前打着招呼。

“你来这里做什么?”

陆云缨眸子微抬,看了他一眼。

“这个嘛…等等再说。”

在秦楚阳鼓励的目光下,韩牧没着急说组队除妖的事儿,而是先将精美的礼盒呈了上来,缓缓打开。

里面居然是一面叠的整整齐齐的梅花绣绢。

“谢了。”

陆云缨十分不客气,一把接过梅花绣绢,擦了擦洁白脑门上的汗珠,随后舒服的松了口气。

刚练完剑,整个人说不出顺畅。

“额。”

韩牧直接被她这一手整懵了。

他肚子里还准备了一堆让对方收下的话呢。

现在都排不上用场了。

“直接说什么事吧,我忙的很。”

陆云缨一边拿手绢擦着手心手背,一边催促道。

“这个嘛,还是有些难以启齿的。”

“韩牧,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

陆云缨见韩牧吞吞吐吐模样,那一对修长的眉梢仔细打量着韩牧脸上的表情,多了些疑惑。

“难不成,你对我有意思?”

扫码下载APP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