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男频 女频 成为作者 作者福利 APP下载

第十六章 我相信了

  • 作者:狂风徐徐
  • 发布时间:2023-06-04 08:00
  • 字数:2661
  • +书架

沉默的等待之后,看到水缸里的液体已经上下分离,黄旭知道沉淀下去的是碳酸钙,漂浮在上面的是氢氧化钠溶液,也就是所谓的碱液,这才是自己所需要的。

在心里默算了下,黄旭看向陈氏,“记录,计数六千九百,约莫两刻钟,但如果石灰、碱面的重量变化,或许时间有区别,需要再次试验。”

说完后,黄旭拿起一个葫芦瓢将漂浮在上面的氢氧化钠溶液小心的舀到一个木桶中,取了一块准备好的麻布过滤了两遍,才倒进铁锅。

“去生火。”

拿着毛笔等待的陈氏目瞪口呆,“生……生火?”

“又不会?!”黄旭嘴角抽抽,忍不住叱道:“你还有什么用?!”

陈氏哭丧着脸磨磨蹭蹭的走到灶台后面,没办法今晚实在是没底气,谁让自己拿着匕首,穿着厚衣服来赴会呢。

片刻后,一阵猛烈的咳嗽声响起,黄旭长叹一声,大步走过去将陈氏扒拉到一边,其实他也不太懂,毕竟前世也算个小富二代,入伍后都是吃食堂,就算是执行任务在野外也都是干粮加自热食物,但看了一眼就知道问题在哪儿了,炉膛里塞得满满当当的,怎么可能烧的起来。

抽出几根木柴,再放进去些引燃物,拿起发烛伸了进去,明亮的火焰在炉膛里跳动。

所谓的发烛就是简易放大版的火柴,将松木削成如纸一般薄的小片,前头涂上硫磺,不过也需要火种才能点燃……之前黄旭没有动手,就是因为火镰他不会用。

“看好火,就这么大。”黄旭叮嘱了句,又转到灶台前面,小心翼翼的将油一点点的倒入锅中,然后拿起一根干净的小木棍不停的搅动大锅里的液体。

“记录,油一斤三两,分三次沿锅沿倒入。”

“开始计数,一,二,三,你会数数吧?”

“会,会的。”陈氏慌慌忙忙的去桌边记录,然后又慌慌忙忙的跑回灶台后面,脸上还有三两道炭灰,看起来颇为狼狈的样子,看得黄旭直叹气……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啊。

不过始终用柴火作为燃料,一方面耗费比较大,另一方面火力也不容易控制,还是用煤炉比较好,黄旭在心里琢磨,小煤炉的制作难度也不高,倒是煤炭……东南煤炭很少见,全国的煤矿资源绝大部分都在西北,运输难度实在有点高,特别在这个时代,运输成本太高了。

但将来的军械……反正只需要搅拌就行了,黄旭思维开始发散,虽然没有见过,但估摸着卫所的军械是不能用的,以后难道要从南京、山东各地去买吗?

不说肯定价格高昂,而且还受制于人,东南倒是不缺少铁料,但打制精良军械是需要煤炭来提供更高的温度的,这是一个难点,黄旭准备在适合的时候寻找办法来解决或者取代。

好久的沉默后,陈氏在灶台后小声问:“你到底是在做什么?”

声音有些软糯,听起来挺舒服的,与陈氏平日刻意的清亮声音截然不同,但黄旭只长叹一声,“你数到多少了?”

灶台后没声音了,黄旭也是无语了,真是什么事都做不好啊……不过这不是大事,在搅拌熬制这一关,只需要肉眼看见液体黏稠起来就行了。

大约三刻钟后,黄旭终于停下了已经发酸很久的手,锅里的液体已经蒸发了水分,碱液、油在高温下发生了皂化反应,液体变得黏稠起来。

“灭火。”

“噢……哦!”陈氏手忙脚乱的,居然拿起铲子去拍打炉膛里的火苗。

此刻的黄旭已经见怪不怪了,索性拿了两块抹布将大锅端走,还不忘提醒句,“别把厨房烧了。”

在等待液体稍微冷却的时候,黄旭开始思考陈氏……可能是因为在娘家就受宠爱,嫁入赵家后也不需要打理太多 家务,毕竟赵文斌平日都是在家的,所以导致陈氏看上去端庄有礼,是打理家务的好手,实际上却是软塌塌的。

自己以后的手段或许可以温和一下。

黄旭这么想着,灶台那边终于把火给灭了的陈氏正忿忿的盯着黄旭的后背,恨不得将手中的铲子砸下去。

等液体稍微冷了些,黄旭倒进准备好的大盒子里,放在窗台上等待晾干。

一切都做完之后,黄旭才转头道:“是皂块。”

“什么?”

“胰子。”黄旭解释道:“用来洗衣裳的。”

陈氏无语了,累死累活到现在,就是做了些胰子?

在中国古代,最早时候洗衣是用草木灰,之后有人发现用猪胰混合草木灰去污能力很强,如果混入豆粉还能起泡,加入炼化的猪油还能制作成澡豆。

市场上也有卖胰子的,非常便宜,利润很低,而且在其他地方还好,在东南地带胰子都不太好卖,因为东南有一种叫苦患树的植物,果实大如弹丸,实中一核,坚黑圆润如珠,俗称肥珠子或者无患子,是东南平民用来洗衣的最常见的工具,还能起泡呢。

陈氏不想再讨论胰子了,只觉得自己今晚真是昏了头才来陪这个男人胡闹,话题一转问道:“为什么卖的那么便宜?”

黄旭怔了怔,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虽然这笑容显得有些牵强,“我以为你会问为什么要卖掉。”

“肯定有原因,虽然我并不清楚。”陈氏扁扁嘴,“但八百两实在建了点,就算你想便宜卖给张趾,一千五百两也足够便宜了。”

“早点脱手。”黄旭并不想解释那么多,也没有办法解释……难道告诉这个已经嫁人十年但实际上还是个萌妹子的陈氏,浙江巡抚很快就要进行大规模禁海了?

“以后都不做海贸了?”

“再说吧。”

黄旭的回答总是含糊却又简单,陈氏似乎很不满,想了想问道:“辉哥儿也五岁了,明年该启蒙了,三兄说或可延请绍兴名士徐文长。”

前几日传来的消息,徐渭如今在山阴开了个名为“一枝堂”的私塾,专门教导学童。

“不合适。”黄旭摇头道:“若论文采,有明一朝,徐文长能名列三甲,但论振兴家业,此人无此能。”

“你认识他?”

“他不认识我。”

“那就是说你认识他,但他不认识你。”陈氏眼珠子转了转,“你给辉哥儿启蒙?”

黄旭似笑非笑的看过去,“若我来启蒙,或能容纳百川,但科举无望。”

“容纳百川?”陈氏有些惊讶于对方言语中夹杂着的豪气,但对于赵家三房来说,是肯定要让子嗣进学的,实在没天赋也要等到成婚生子之后才转而经商。

又聊了一阵后,陈氏起身道:“天色不早了……”

话说到一半就停了,陈氏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因为黄旭突然从门边的案桌上拿起了那把匕首。

“你……你要做什么!?”

黄旭强自摁下翻白眼的冲动,将窗台上的盒子拿回来,拆掉四周的木板,用匕首分割成四十块长方形的小块……从外观上来看,不管是形状还是颜色,都很像雕牌。

取了一块捏了捏,黄旭眉头皱了皱,“晾干时间不够,还有点软,不过也能试用了。”

陈氏放心了点,往前走了几步,看着黄旭将准备好的脏衣服泡在水里,然后拿起皂块在脏了的地方擦拭,用力一搓,大量泡沫神奇的出现了。

“这么多泡沫!”

黄旭将起泡的地方搓了会儿后放进清水里过了一遍,陈氏抢上前,定睛细看,脱口而出,“好干净!”

这么干净,这么简洁,这么省力,而且还这么快,陈氏小脸都涨红了,她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这是一份能传家的秘方。

那一夜三人谈条件的时候,黄旭用近乎轻蔑的口吻告诉陈氏,财富、女人、家业,这些虽然是他需要而且缺少的,但这些他都能轻易的获得,所以不能作为交易的条件。

现在,陈氏相信了。

扫码下载APP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