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男频 女频 成为作者 作者福利 APP下载

第五十五章 南京(上)

  • 作者:狂风徐徐
  • 发布时间:2023-07-05 21:27
  • 字数:2477
  • +书架

十二月初三,安排好了一切的黄旭带着刘奇、陈七与两个班启程,从水路逆行,由姚江、西兴运河抵达杭州,再走南北运河抵达扬州后转入长江,初六抵达南京。

启帆岛那边大致应该不会出问题,黄旭想了又想还是将大部分的事务都托给了陈瑾,秦义只负责警戒,方乐目前还挑不起这样的重担。

反正陶绍那些少年郎都已经转移了,而那些妇女是肯定不会说起她们来历的,对黄旭来说,这要这些少年郎的身份不泄露,他并不在乎陈瑾知道启帆岛上的一切。

黄旭也打算过了,此行回了慈溪之后,要将部分事情与陈氏、陈瑾说明白……一方面练兵,甚至将启帆岛作为主要的练兵基地,是需要赵家提供长期而巨额的物资、银两供应的,另一方面自己将来一段时间的计划也需要他们的支持。

客船停靠在码头上,黄旭在心里回忆了下,这应该是后世的江东门附近,很快通过码头的交谈确定的确是江东门,南京外郭城十八城门之一,东往水西门,西通上新河,是南京最大的交通中心与商品流通中心之一。

即使是客船,也需要在这儿缴纳入城的税以及携带货物的税……实际上这都不是官府正式的税收,黄旭没有去管这些,让陈七去打交道,自己站在船头处远远眺望这座六百多年前的南京城。

六朝繁华之地,龙盘虎踞之所,但在黄旭心目中,这儿不是什么有王霸之气的大城,即使如今的南京拥有近百万人口,很可能是全世界最庞大的城市。

黄旭之所以有这样的印象主要是来源于他对历史的回忆,在这个时间点之前,最早将南京作为首都的是三国孙吴,之后东晋、宋、齐、梁、陈陆续在此建都,所以南京才会有六朝古都这个称呼。

可惜这些王朝都不长命,更不是一统天下的王朝。

在这个时间点之后,寿命极为短暂的南明小朝廷,显赫一时但断崖式覆灭的太平天国,以及最后不能说的那个王朝……全都是扑街货。

这让黄旭如何能对这座城市有太多的好感呢……反而是明朝,作为名义上与北京并列的首都,南京拥有了一段地位崇高而稳定的时光。

但即使如此,在抵达的初刻,六百多年前的这座南京城依旧给黄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论是江面上所谓的“天朗则水天一色,风起则波涛汹涌”,还是大量码头边如遮云蔽日的船帆。

大半个时辰的停留后,客船继续向前,抵达了上新河码头,这是近市区最大的泊船码头之一,大量的货物也是在这儿卸货,装上各式各样的车队离开。

不过黄旭一行人基本上什么都没带,除了护卫带了些长棍,黄旭装模作样的在腰间佩了一柄剑,其他的武器都留在客船上,直接在码头租聘了一艘小船,慢慢悠悠的转进了内河道。

南京城内大小河道纵横,黄旭很快就发现进了秦淮河,停靠在一处不大的码头边,黄旭在心里默算了下,应该距离后世的夫子庙不远,距离新街口好像也不远。

“全福巷……”陈七以前跟着赵文彬来过一次,很快就找到了,“大哥,就是那家。”

黄旭没有直接过去,而是吩咐了几句才进了铺子,跟着他的只有陈七与其他三个护卫。

正将客人送出来的掌柜瞥见了黄旭,不由得脸色微变,却没有做声,先将客人送出门才回头,迟疑问道:“客人是……”

“是姑爷啊。”陈七笑着说:“胡掌柜忘了?”

“对对对,是姑爷。”掌柜赶紧上前行礼。

黄旭摆摆手,随口道:“年前来南京采买些货,顺道来对账,你将账本拿来。”

掌柜稍微有些不自在……黄旭眼睛毒的很,一眼就看出来了,只是不知道这位是因为自己连几句寒暄都没有就开门见山的态度,还是因为心里有鬼。

一刻钟后,黄旭有了判断,是因为心里有鬼。

其实黄旭来南京一趟,一方面是因为想考察一下南京以及扬州、苏州一带的环境和居民生活状态,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尽量保证自己在义乌招募数百青壮的举动不会落在三江所的眼线眼中。

同时,黄旭也想来南京参观下后世只能闻其名的大报恩寺……据说这座寺庙是中国最高的建筑,被称为中世纪世界七大奇迹,通体用琉璃烧制,塔内外置长明灯,光耀夺目,号称天下第一塔。

所谓的查账其实只是顺手而已,但黄旭没想到的是,第一家就出了纰漏,而且是个大纰漏。

账目其实没什么查的,因为自从赵文彬死了之后,每家铺子都是只卖皂块,顶多是搭配卖一些搓衣板而已,非常好统计,这也是黄旭不在意的原因。

但黄旭没想到的是,账目是没问题的,也不可能有问题,但问题是库房里只有几十两银子和十几贯铜钱。

开玩笑啊,赵家三房一共八间铺子,南京这间铺子是最大的,也是供货量最多的一间,九月份第一批送来就有近万块,而且因为运输成本,每块售价十五文,之后每半个月送一批货,每批货五千块。

截止到十二月初,一共送货七次,一共送来了四万块左右的皂块,销售额折算成银两应该近千两……看起来不多,两个半月才不过一千两白银,但要知道这里面成本几乎都可以不计。

而且黄旭早就与陈氏商量过了,近两个月前他注意到启帆岛,就是因为想将作坊搬到岛上去以在封锁的情况下加大产量。

慈溪本地以及附近的杭州、苏州、绍兴的铺子都送来消息……供不应求,更何况是百万人口的南京城?

如果能增大产量,一间铺子一个月的纯利润都能超过两千两……这是个相当夸张的数据,只是外人并不知道成本多少,也无法估算出其中的利润罢了。

但现在近千两白银的销售额……库房里也不过只剩下一点零头,黄旭叹了口气,看向掌柜,“银子呢?”

这个掌柜叫胡鹏,南京本地人,不过跟着赵文彬也有近十年了,一直负责打理这间铺子,他没想到这位姑爷并没有大发雷霆,相反很是平静,但也没有问起其中缘由,而是直截了当的问银子的去向。

这人到底是个聪明的,还是个傻的啊……胡鹏不由得想起当日回去祭奠赵文彬的时候听人说起过,赵家这位姑爷是个傻子,而且还是个门房出身。

“姑爷误会了。”胡鹏笑吟吟的解释道:“这近千两白银,小人可不敢贪了,自然都是用到了该用的地方。”

黄旭有些不耐烦,他懒得管这种事,但也知道自己不能不管……在相当一段时间内,至少在更便捷的织布机问世之前,赵家以及自己都需要皂块来维系补给。

自己可以容忍这些掌柜贪一些,但贪到这个程度……已经不能算是贪了,都快鸠占鹊巢了!

微微叹了口气,黄旭平视还保持着笑意的胡掌柜,加重了语气,“银子呢?”

一直垂首肃立在边上的陈七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他清晰的记得当日在海上,大哥就是这么反反复复的问了三次那个贼首,没有得到准确的回复后,大哥就举起了刀。

扫码下载APP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