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男频 女频 成为作者 作者福利 APP下载

第四十三章 志向(上)

  • 作者:狂风徐徐
  • 发布时间:2023-06-27 18:00
  • 字数:2013
  • +书架

屠丰锴最是跳脱,抢先说完了,言语间透露出对大海的向往,黄旭暗暗记在了心中,但其他人似乎有些拘谨,并没有人开口。

黄旭想了想挑了个最好欺负的,看向了冯进,“你呢?”

冯进尴尬的习惯性的摸了摸后脑勺,“赚钱,赚比祖父、父亲更多的钱。”

人群里响起一阵轻笑声,但并没有什么鄙夷的意味,虽然整个大明都是以进士为荣,但在东南沿海,商人的地位并不低,如果是海商那还要高一点。

更何况大家都心知肚明,东南沿海的大族,哪一家都和海贸扯得上关系……就算没有直接参与,那你家的桑园扩建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养蚕啊,养蚕是为了丝绸啊,而丝绸的绝大部分那都是要通过海贸卖到海外去的。

所以,东南大族即使没有直接参与,也多半是绕着弯子与海贸扯得上关系的。

说到赚钱,小胖子脸上绿豆大小的眼睛都变大了,“黄大哥,上次送来的皂角……不不,皂块如果让我来卖,一定能赚大钱!”

“能赚多少?”

“我家在南北运河有大船,每半个月要发三条大船,有多少货都吃得下!”冯进拍着胸脯说:“到时候一分利都不要,全都是黄大哥的。”

一旁有个少年冷冷的说:“你回得去吗?”

冯进跟漏了气的皮球似的瘪了下来,沮丧的垂下脑袋,“也是,也是。”

那边的项钫大大咧咧的说:“我原先想着开一家当铺,是天下最大的当铺,天下每个县都得至少有一个!”

谢凡大笑道:“你是要与子京兄一较高下啊!”

“那当然,到时候要与四兄的天籁阁比比!”项钫也是忍不住大笑,“前年去借个字帖都不肯!”

“天籁阁啊!”黄旭心里啧啧了几声。他比在场的所有人都更清楚天籁阁在历史上的地位,很多人都感慨,浙江唯有天一阁,与其齐名的天籁阁在清初毁于战火。

天籁阁的主人就是项钫的四堂兄项元汴,这位牛人为了收集藏品,特地在嘉兴、杭州、苏州等地开了当铺,所以项钫才要开个天下第一当铺压过去。

据说这座天籁阁中收藏的古董数不胜数,而且很多都是国宝级别的,黄旭有些心痒,低声问了几句,怀素的《自叙帖》、韩滉《五牛图》、顾恺之的《女史箴图》、褚遂良本的《兰亭序》、吴镇的《渔夫图》、黄公望的《水阁清幽图》、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

陶绍明显听见,黄旭的呼吸声都细了……显然这位是很清楚这些藏品分量的。

那当然了,全都是国宝级别的,都说明朝宁波天一阁与嘉兴天籁阁齐名,但真的没办法相提并论啊!

放在后世,出国大都是要进去踩缝纫机的。

项钫与几个友人笑骂了几句后,正色道:“但此后不同,只望能复祖风。”

谢凡微微点头,“乔松公屡有战功,官至大司马。”

所谓的乔松公指的是项钫曾祖项忠,这位是天顺、成化年间的名臣,在土木堡之变中被俘虏,居然抢了两匹马跑回来了,之后在陕西、湖广等地镇压流民军,被视为名将。

“曾祖虽堪为名将,但本朝非两榜进士不得为帅,而我今年十六岁,县试也只是勉强,只怕难过道试。”项钫叹了口气,“只望为将,只望为将。”

冯进笑着问:“楚霸王?”

“是啊!”项钫一拍大腿,“若有霸王之勇,倭寇何足虑也!”

嘉兴项家是以西楚霸王之后自居的,那位天籁阁的主人项元汴是历史上著名的盖印狂魔,有一方印章就是“西楚霸王”。

这句话引得众人纷纷点头,但也引得一片沉寂,一想到倭寇,难免想到现在自己的处境,气氛有些衰落下去,黄旭看向陶绍,“阿邵?”

陶绍缓缓开口道:“自叔祖、父亲之后,陶家再无两榜进士,大兄、二兄不得寸进,小弟身负重担,只望能振兴门楣,但如今……”

黄旭默然无语,心想我前世没听过陶绍这个名字,但却听过你二兄陶大临……不得寸进,也可以解释为厚积薄发。

“若能驱逐倭寇,此生愿优游泉下。”谢凡一拳砸在地上,“只恨全浙无男儿,任由倭寇来去自如,更有三江所这等与倭寇坑壑一气的无耻之辈!”

若论恨意,三十一人中首推谢凡,余姚谢家本就是这场禁海的导火索,那一次谢家死了九个人,连祖宅都被烧了个干净。

“全浙无男儿?”刘奇不高兴了,高声道:“浙江亦有男儿,只不过官军糜烂,卫所附贼!”

项钫投去一个抱歉的眼神,拍着谢凡的肩膀,“饱受倭寇之乱,浙江必有英杰,当应时而起。”

这句话不假,虽然在后来那场轰轰烈烈的抗倭大战中,涌现出的名将名帅大都是外地人,比如徽州的胡宗宪、山东的戚继光、广州的俞大猷、江西的谭纶、福建的卢镗、江西的刘显,但那些奋勇杀倭寇的士卒却都是本地的义乌人、台州人、处州人。

都说北强南弱,但在将来的半个世纪内,天下第一强军是浙兵!

黄旭默默的听着,接下来的二十多人一个个的说起自己的志向,但基本上都会或主动或不自觉的将话题转到倭寇头上,这既在黄旭的预料之内,也超乎了黄旭的想象。

毕竟不像面对蒙古,边境的民众有着充足的思想准备,蒙古的骑兵再快,也不能立即杀到眼前,而倭寇却是随时能出现在东南沿海任何一个地方。

就像这一次,陶绍等人只不过在家门口游江赏景,居然都能被倭寇给掳走,而官匪一家也让他们的敌对情绪一致维持在高点上。

黄旭可以理解他们的愤怒,甚至欣喜他们的转变,至少在针对倭寇这一点上,大家是能保持一致的利益的,至于将来的事,那就将来再说吧。

陶绍突然反问道:“日声兄此生志向为何?”

扫码下载APP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下载APP